影片完成時間
to
後製

大風之島

導演 :

產地: 

  • 台灣
色彩 :
彩色
片長 :
120 min

簡介

在一座如孤島的山坡上,一群痲瘋病人因一世紀的隔離而沈睡著,突如其來的機廠迫遷打破寂靜,二十年來,面對家園迫遷、強權抹去歷史,他們覺醒,要用餘生刻下曾活過的痕跡。在這孤島上,大風不曾停止,人抓不到風,但樹可以,用搖枝落葉證明風曾來過。

導演的話

二十年前,我踏上這座以痲瘋病為名的孤島-樂生療養院,走在山坡的入口以y字型分為病者與健康者的通道,我選擇病者的那條,一步步想像著院民此後生命的分歧,一路上,看見茵綠的椰子樹、矮小的紅磚房舍與繁花盛開的家園,年邁的病患騎著代步車經過,像是因病截肢不曾阻礙他們的行進,他們的微笑將黯斑的膚色、塌陷的鼻子、浮腫的兔眼等病容掩蓋,就好像疾病不曾煎熬他們的生命。站在反迫遷抗爭的街頭,我看見他們勇敢地說出他們的訴求,竭力對抗強權壓迫,像是他們沈睡已久的靈魂剛被喚起,而過去的隔離不曾禁錮他們的心靈。當時年輕的我,深深地被他們的生命力震撼而感動著。那一年,保留運動激起全台灣關注,我與他們走上千人遊行的大道,進入行政強權的會議廳,度過青春裡最珍貴的歲月,完成了一部短片,我以為這段紀錄關係已畫上了句點,繼續前往自己的未來。

然而,往後數年,迫遷持續,眼見他們仍受到各種形式的壓迫,那些無力感、罪惡感等沈重的羈絆一直在腦海中縈繞,六年前,我重新拿起攝影機,透過鏡頭更血淋淋看到那些消逝與改變,漫山鳴叫的蟬聲被工程巨響淹沒、紅磚房舍成為一片廢墟、y字型通道被通往無處的斷頭橋截斷,院民一一凋零,只剩下空蕩廢棄的家園,但,他們在街頭肉搏的精神卻從未改變,在媒體前,聲嘶力竭地呼喊生而為人的尊嚴;在法庭上,無所畏懼訴求豐富閱歷的智慧,為了家園的信念、更為了存在的價值,他們從未放棄。

長期的抗爭並不容易,一次突破性的拍攝,徹底讓我看到這影片最動人的核心。因親近的年邁院民一一過世,以及長期的工程干擾下,院民黃金英精神狀態衰弱,院方的缺乏照護讓她更為嚴重,成為弱勢中的弱勢。一日,院方帶著大批人馬以權勢壓力和人情攻勢要求她搬遷,她幾近崩潰,我一手握著攝影機,一手握著她的手,我對她說:「你知道這20年為什麼我沒有離開嗎?因為我不想看見你們再受到任何形式的壓迫!」她看著我,點點頭,轉身走向院方,勇敢說出自己為了視如子女的貓狗要續住的聲音,那一刻,我看到年邁的他們,生命力如此巨大、堅韌... 原來是那些堅持吸引著我,我曾生病,也曾見證所愛的人生病,在最困頓時刻,也曾想要放棄,但生命中的種種羈絆,才是他們或我們繼續堅持活著的動力。我才發現,對院民來說也是,從未放棄的背後,每個人都有深植在此家園的羈絆,對無生育的黃金英來說,是照顧山坡上的貓、狗,對身體殘障的黃文章來說,是無礙自在的日常生活,對終身在女子單身宿舍居住的藍彩雲來說,是院民之間的情誼義氣,對懷才不遇的李添培來說,是自我價值的認同實踐,這些羈絆盤根錯節地深植在這片土地,使他們活出自己。而我,20年來,幾乎是我的一半人生裡,最巨大的羈絆也來自於這土地和這群人。

我相信,本片已不僅僅關於政治運動的紀錄或是痲瘋疾病的悲劇,而是更深刻且得以共鳴人類全體的人性故事,它將成為一道橋,讓所有被疾病困住的人們與健康的人們通向彼此。終有一天,痲瘋病會不復存在、院民也將一一逝去、沒有後代記憶他們,但電影會永遠留存他們存在的痕跡,生者將會為死者繼續傳述故事。

影展與獎項

2022 印尼 Docs By the Sea 剪輯工作坊

2021 ASIADOC 印尼日惹紀錄片工作坊

工作團隊

  • Director
  • Film Producer
  • Film Producer
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,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。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,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。